晚上空闲,习惯看书,写写杂文,在幽静的夜晚享受着字里行间的美好时光。
  
  不知不觉,夜色已深,看看时钟,已近十点。我伸伸懒腰,走近窗前,迎面温暖的春风,携着空气中各种花朵的芳香,向我袭来。我闭上眼,贪婪地呼吸着沁人心脾的清新空气,享受着大自然馈赠的礼物。
  
  静静的家里,从卧室里传来妻子浅浅的鼾声,规律而又有节奏,悦耳而又动听。这个节日,妻子加班,可能累了,身子到床,就进入了梦乡。
  
  我轻轻向女儿的卧室走去,只见她如钟一样低着头端坐在桌前,正在题海中遨游思索。这几天清明节日放假,加上高三学考,读高二的女儿,在繁忙的学习当中,有了一次小长假。但对于高中孩子来说,假期是假的,在家里也得好好复习功课。这对于我和妻子来说,是件好事,女儿放假可以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在家里陪伴她,看看她。我看着女儿的背影,想到女儿成长的路上,陪伴的时间会越来越少,心中颇感惆怅。
  
  我思绪万千,脑海里想到了乡下的父母。
  
  父亲勤劳,总是一有空就到田间地头劳作,种着瓜果蔬菜、番薯玉米等农副品供全家吃。这两年,父亲还多了一份职业,在家里做起了蜂箱,养起了土蜂,让我们全家吃上了甜甜的土蜂蜜。这些天,春暖花开,天气晴好,蜜蜂繁殖较快,土蜂经常分群,飞到树上等高的地方,父亲就架着梯子,在高空中危险地收集蜜蜂归巢。
  
  母亲也是闲不住的人,养着一大群鸡、鸭、鹅,还要照看蜜蜂,我们称母亲为“海、陆、空三军总司令”。“总司令”一会儿去到小溪里“集训”鸭子,一会儿循着公鸡的叫声,到橘树地里去“集训”鸡,一会儿要追赶分群的蜜蜂,一天到晚,跑来跑去,忙得不亦说乎。母亲的细心、耐心,让全家人吃上了醇香的土鸡蛋和美味的餐桌。
  
  我想,这时候星空下的老家更加幽静,父母亲养的蜜蜂,鸡,鸭,鹅,猫,狗等都已在各自的窝中休憩,父母也带着白天劳作的疲倦,甜美地进入了梦乡。
  
  辛弃疾词:“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我突然觉得,父母就是辛弃疾词中的白发翁媪,而我就是父母痛爱的无赖小儿。
  
  父母健康,子女可以安心工作,为民服务。子女工作顺心,家庭幸福,父母在家同样可以安心生活,天天睡上安稳觉。常回家看看,膝前承欢颜,灯下问安暖,和父亲谈谈心,与母亲撒撒娇,组成了一个其乐融融祖孙三代的大家庭。
  
  远离社会的浮躁,内心留存一份淡定。脚踏实地,安心工作,不在于好高骛远、虚张声势。下班了,一杯茶,一本书,平平淡淡,自在安宁。人生仅此而已。
  
  想到这,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么幸福的人。
  
  就连听着妻子睡梦中的鼾声,也是一曲优美的旋律。
  
  岁月静好,鼾声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