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省教育大会22日在杭举行。省委书记车俊在会上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育的重要论述和全国教育大会精神,优先推进教育高质量发展,率先高水平实现教育现代化,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为我国建成学习大国、人力资源强国、人才强国贡献浙江力量。
  
  众所周知,教师是教育发展的第一资源,教育现代化必须以教师的现代化为前提,不断提升教师队伍的综合素质和专业化水平。此前,相关部门已经按照国家《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系统研究加强我省教师队伍建设的措施。省委书记车俊在教育大会上进一步强调要大力培养新时代好教师,打造与教育现代化相适应的高素质教师队伍。大力弘扬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进一步提高教师地位,关心扎根基层的教师。
  
  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以笔者之见,深化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率先高水平实现教育现代化,首先必须从振兴师范教育起步。省委书记车俊在教育大会上也明确表示要大力振兴教师教育,加大对师范院校的支持力度。
  
  在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下,我国早就建立了完备的师范教育体系,培养了大量优秀教师,为教育事业的良性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然而,随着师范教育的迅速发展和新生人口数量的下降,近年来师范教育已经呈现“结构性过剩”局面。几年前媒体就报道,全国每年有60多万名师范生毕业,但基础教育领域对师资的需求却只有25万,仅30%的师范院校毕业生进入基础教育领域从教。除了供大于求外,教师工作的巨大吸引力,还引来了一大批实力强劲的竞争者——优秀综合性大学的本科生、硕士生甚至博士生,中小学校每年招收的教师中有四分之一来自综合性大学。
  
  “二孩时代”的到来,虽有所缓解,但并不足以改变大局。而且颇为吊诡的是,在绝对数量“过剩”的同时,却又存在着高素质教师的严重“短缺”,突出表现在两大方面。
  
  一是当前的幼师充斥着许多中专和职业学校的毕业生,其中甚至不乏自身就是“问题少女”的情形。高素质幼儿教师的匮乏,不仅导致具有一定普遍性的“入园难”,而且也是“虐童”事件频发的一个重要根源。
  
  二则是本科模式培养出来的中学教师难以适应中学教育进一步发展的需要。简而言之,本科阶段主要接受师范教育的学生,“职业化”水平固然得到了培养提升,但其知识视野容易受到局限。因此,师范生上手虽然快,但后续发展的后劲相对不足,与专业基础扎实的综合性大学学生相比,尤其缺乏研究性学习方面的拓展能力,这也是相当一部分新教师来自综合性大学的一个重要原因。
  
  面对严重的“结构性过剩”,师范教育“变脸”刻不容缓。正因如此,教育部本着“控量提质”的原则已着手改革师范教育。教育部教师工作司负责人许涛曾表示:“师范类教育将进入调整阶段,控制规模,提升人才培养层次,这是未来主要的目标之一。”作为试点的华东师范大学,已逐步缩减师范类本科招生,师资培养将统一纳入新成立的教师教育学院的研究生教学。
  
  基于师范教育的现状,根据国家《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精神,结合我省实际,如何改革教师培养机制,完善师范生招录政策,实乃当务之急。譬如,可以考虑更多地采用“三位一体”方式招录乐教适教学生攻读师范专业。还有,应该切实实施“师范教育创新工程”,推进教师发展学校建设,规范师范生实习学校和实习管理。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毫不夸张地说,做好振兴师范教育这篇文章,就抓住了率先高水平实现教育现代化的关键点。